黑白小说网 > 历史军事小说 > 汉鼎余烟 > 第七百三十六章 真实(下)

第七百三十六章 真实(下)

    莫名其妙叙了门亲事倒也罢了,可这门亲事的对方,竟然是交州蛮部中的关键角色,似乎还与域外诸多蛮夷国度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。这有点突破姜离的承受限度了,以至于这个老兵油子嘴上打着岔,脸部表情却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看了姜离一眼,而辛平忍不住轻笑几声。

    雷远轻咳一声:“请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徵氏部族自从被朝廷迁徙到北方,并拆分多处分别安置以后,就衰弱了。他们所拥有的,只是徵氏的血脉所带来的名声。而这名声,对区逵来说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汪栋想了想,继续道:“区逵以县功曹之子的身份,白手起家,二十年间建大国于天南,当真是个厉害人物。将军,我曾亲眼见过他,深知此人有雄心、有才能、有经验、有手段。但他最大的问题,就是缺乏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此人拓地六百里,拥众数万人么?怎么会缺乏根基?”

    “此人依南夷之风俗制度,在南夷建国,转而以林邑国王的身份,向交州蛮部施加影响。可他毕竟是个汉人,再怎么竭尽全力,也摆脱不了这个身份的束缚。所以他把目标放到了徵氏部族。区氏若与徵氏合流,则徵氏的名声为区氏所用,林邑国从此以后就有了雒越之后,徵王的高贵血脉。凭此,区逵足以凌视周边诸国,进而在士燮之后,威压交趾、九真、日南等郡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徵氏部落竟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徵氏被拆分迁往交州北部,至今一百七十年了,虽然再没有当年的实力,却也勉强过得安稳。而区逵此人,又是出了名的凶残好杀。他要的只是徵氏的名头,却不是要徵氏这些人。若徵氏投靠区逵,整个宗族的下场……恐怕难说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这个徵氏的酋长,是个聪明人。”雷远颔首道:“大概这一阵子,区逵对徵氏的逼迫太甚,所以徵氏无奈之下,选择了特别激烈的对抗方法?”

    “想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既然此事不成,区逵用夷廖、钱博两人的名义,策动那批荔浦本地的蛮族来送死,这又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将军,我只能猜测,说不得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区使试图与徵氏部落联姻,并非秘闻。而此事既然不成,徵氏酋长之女宁愿嫁给雷将军下属的都伯……咳咳,这对区氏的声望或多或少有些影响。”

    汪栋瞥了姜离一眼,继续道:“为了避免这影响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徵氏试图通过联姻、投靠朝廷的事情闹大。闹出一批人命来,那就更好。如此,则周边蛮部皆以为,徵氏不惜以同族的性命向朝廷献媚。当徵氏的声望受挫,区氏反倒成了被欺骗被损害的那一方,或许区氏接下去就会行檄各方,怒斥徵氏数典忘祖亦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而用夷廖、钱博两人的名义……显然区氏不希望太早站在将军的对面,而希望以此来迫使夷廖、钱博与将军交恶?”

    “要这么说,倒确有可能。”马忠沉吟道:“这种纵横挥阖的手段,简直将我们视作了敌国。看来,林邑国中颇有人才,并非愚昧无知的寻常蛮夷。”

    “出主意的人,定是张运!”汪栋有些激动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区逵建国之后,设文武百官分统国事,又设左右大相为国王辅弼。其中右相名为张运,是个汉人,又有个南夷名字,唤作胡达施。此人颇为精明强干,常年往来于交州各郡,为林邑国联络各地宗族、部落,以图大业。我在荔浦城中,亲眼见到此人躲在远处观看蛮夷们的暴动情形,所以才带人抓他。可惜,最后被他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国之右相,地位如此尊崇,却亲自来我苍梧郡做奸细。倒也勤勉!”

    雷远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众人又说了几句闲话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汪栋被雷远授了个帐下吏的职位,带着他的同伴们暂且留在广信听用。而姜离明白了这场婚姻背后的故事,有些沮丧,一路上都瞪着辛平,大概出门就会发作。

    待这三人都离开,堂上只留下雷远和马忠。

    雷远问道:“德信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看来,交州的局面比我们此前想象的更恶劣些。”。

    “恶劣在何处?”

    马忠沉吟道:“在大汉疆域的其它任何一州,都有自上而下的朝廷体制。体制或许会因为乱世纷扰而崩溃,但却无可取代。故而,一旦局面稍稍安稳,控制地方的人物就会重建体制,地方势力随即攀附,由此恢复中枢对地方上的层层管控。”

    雷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马忠道:“然则,交州这里,却有不同。历代的交州官吏们只是摆出一个统领交州的样子给外人看,实际上,他们能统领的,只是郡县城池里的汉家百姓罢了。在整个交州范围内,朝廷体制并不是唯一的体制,与之并行的,还有南夷部落的体制,甚至还有域外诸国的体制。这些蛮夷虽在交州疆域之中,其实却自有其运行规则,层层驱使策动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交州当地人对朝廷名器,其实缺乏足够的认识。他们既不以为朝廷能够剥夺他们什么,也不知道朝廷能够给予他们什么。而我们想要凭借朝廷名器,徐徐图之,结果就是,进展恐怕会比预想的还要慢。”

    “郁林郡那边,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回音;南海郡的正太守,也就只能坐守番禺城。已经很慢了!”雷远用手指轻轻叩击案几,思忖着道:“我们的策略并无问题,身在边疆,行事确实不能过于操切。但我们也不能一味等待下去。这等乱世,北方的局势一旦有变,说不定我们就得转头北上!须得找个由头,先在苍梧郡范围内,确定朝廷的尊严和地位!”

    马忠笑道:“好在,正有个现成的由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雷远连连摇头:“姜离这个老卒,真是好运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