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小说网 > 玄幻奇幻小说 > 剑破拂晓 > 0379 不葬亡魂冢 只留生前功

0379 不葬亡魂冢 只留生前功
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纸鸢奇丑无比,不同颜色破旧的碎布料拼凑而成。布料已掉色,颜色浅淡。

    负剑男子和白衣女子全然不在意,一个前面跑,一个后面追。寒冷天气抛之脑后,不用灵气和内力支撑,脸颊仍是有汗珠浮现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一年四季,白天很短夜色来的很早。刑真和贝若夕没有尽兴时,昏暗天色便已降临。

    贝若夕不在顾及干净,一屁股坐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刑真自然无所顾忌,坐在了贝若夕身后。两个人背靠背,并无夕阳可看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老话重谈:“你确定和我一起进困魔窟?”

    刑真异常坚决: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贝若夕没心没肺的笑了,精致的脸庞微微泛红,比花艳比花娇。

    贝若夕突然抱歉道:“刑真,对不起,我欺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刑真看不到身后的人又是笑又是歉意的,只有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贝若夕整理下思绪后娓娓道来:“你送给我惜若的时候,我偷偷用记忆石记载了时间影象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困魔窟的兵器磨损严重。我们这里所有人,视兵器甚至比自己的命还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小肚鸡肠了,有损我们之间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贝若夕的声音越来越小,羞赧的头颅低垂。

    刑真羗尔一笑,缓和道:“正好留作纪念,拿出来给我瞧瞧,当时的我到底有多傻。”

    晶莹的石头仿佛内部有真实世界,一个院落当中。女子端详崭新的剑胎,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男子语气坚定,要陪朋友一起进入困魔窟。说话时,负剑男子摩挲着腰间的破烂葫芦。

    刑真不介意女子的小心,在这样的环境里,换做谁都难免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转移话题,二人有说有笑。只是他们不知的是,远处的顾恒和杜元嘉躲在暗处,阴沉着脸盯着这边。

    二人身边不只有两位护道人,更是多出了一位看上去颇具几分威严的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位男子的存在,隔绝了一行人的气息,方才没有被刑真等人发现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更远处,一妇人肩抗一白净的孩童。孩童眼眸一黑一白,来回巡视刑真和欧恒等人。

    翌日,这里天色亮的晚,刑真和蒲公龄有着有着严格的作息习惯。到了起床的时间,不去理会太阳是否升起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贝若夕起的更早,二人睁开朦胧睡眼时,便闻到了食物的清香。

    蒲公龄吃着早餐心不在焉,问道:“什么时候去困龙深渊?”

    贝若夕答道:“明天。”

    蒲公龄颇为无奈:“已经住了有几日了,为什么要等明天?”

    贝若夕神秘兮兮:“袁前辈要你们多住些时日,不差这一时半会。今天先带你们去其他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蒲公龄无奈,给刑真投了一个求助的眼神。后者偏过脑袋,当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蒲公龄脸色发黑,小声骂道:“有异性,没人性。”

    “汪汪汪”挨了一脚的小狗崽儿,看刑真不顺眼,当然不会放过打击对方的机会。

    赔钱铺子是一处坐落在偏僻胡同的店铺。破旧的店招随风鼓荡,泛黄的布料上,几处大小不一的窟窿前后透亮。

    四个墨汁书写的黑字,因时间久远色泽浅淡。

    店铺随意摆放一些神修和武者所用器物。看着都很普通,不像是宝物。

    一老妪笑着迎了上来:“夕丫头带朋友来了?是想去后院吗?”

    看样子贝若夕和老妪非常熟悉,数落的挽住了老妪的手臂:“赔婆婆误会了,这次是带朋友来挑选一些物品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得。我这里有些新到的朱钗和胭脂,夕丫头要不要看看。”老妪一口一个夕丫头,很是亲昵喜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赔婆婆,我用不上那些东西。”贝若夕委婉拒绝。

    老妪瞥了一眼贝若夕的胸脯,摇头叹息:“一定要把自己搞的像个男孩子,的确用不上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贝若夕满脸黑线,佯怒:“哼,我们自己挑选吧。"

    随即,贝若夕对刑真和蒲公龄说道:“看看需要什么吧,不用在乎银子。今天选中的任何宝物,都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刑真和蒲公龄怎好意思要以女子消费,装模作样的看,却不对任何物件有所心动。

    贝若夕误以为没有二人看上眼儿的东西,无奈解释道:“这里都是困魔窟陨落修士和武者留下的东西,具备攻伐和防御的法宝都留在了困魔窟。”

    “能送到这里的,大多是一些石料,金属,灵气首饰,笔墨纸砚,字画等。虽说价值不菲,但是真正有用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像是值钱兵器,法袍和符箓等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若夕姑娘误会了,是我和刑真不需要这些宝物而已。”蒲公龄说道。

    贝若夕半信半疑:“真的什么都不要?”

    见刑真和蒲公龄郑重其事的点头,并且看了半天,的确没有心动的物件。

    贝若夕跑到陪婆婆身边,神秘兮兮的问:“婆婆,以前看到你这里有座孕养火属精魅的鼎,藏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老妪咧嘴一笑:“我就知道你来必有所求,三花聚鼎是锻造师所留。你一剑修用不上,别乱打歪注意。”

    贝若夕